Tsubasa_Jolno

时间很可怕,教人忘记又失去,一次又一次疯狂地猜测,又疯狂地让自己不去多想,却必须让自己变得淡然,我很可怕,可怕到让自己觉得我很可怕。

重复的梦做了一遍又一遍,梦中的少年仍是当时的模样,梦醒时分,却早已是物是人非,欲语,泪早已流不出。

【南彩向短渣文】相互的温柔(剧情纯属虚构,人物略有崩坏请见谅)

工作结束,卸完妆换好私服的南条爱乃桑准备动身回家。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是某内田桑的某「Apple mint」专辑封面,以及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喂,彩彩,好久不见了。”
“南酱,好久不见了。”
久违的熟悉又让人无比安心的声音,以及呼唤“南酱”这个爱称时俏皮又有点上扬的语气,嘴角不禁弯出了一个弧度。

“彩彩,有什么事吗,我这边刚刚结束工作呢。”
“……嗯,其实我是在工作前呢,是摄影的工作。”
“哦~”她突然眯起了眼睛,“那么,惯例的,彩彩的照片,拜托了,请务必让我第一个看。”
“嗯……好……的……”
听到这犹豫又踌躇的口气,南条皱了皱眉头。
“彩彩,怎么了?好像感觉你还有其他事一样。”
“……嗯,其实,这次的摄影,是关于新写真的。”



“是泳装,还有一些比较大胆的服饰。”
“这是事务所建议的,这次主题是大人的时间,我也想挑战一些不一样的成熟,毕竟,三十岁了,呢。”

………………
………………
………………

两个人谁也没有挂电话,也没有人说一句话,沉默而又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几分钟,偶尔传来对面催促内田赶紧化妆准备的声音。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许久,南条张口打破了尴尬:“那、那个,快去工作吧,有人在催你了。”
“嗯。”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

“去工作吧,彩彩。”
“嗯,好。”还是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

“不去工作吗?不可以耽误大家的时间哦。”
“嗯……那我去工作了。”
“要带着笑容哦。”

“毕竟是工作,就算不想笑我也会努力做出来的。”
“不、你要真心地笑才行。”
“……要求太高了啦,怎么可能真心地笑出来呢。”

“……内田彩桑。”
“嗯?”
“实在不想拍就拒绝这次工作吧,我不喜欢看到你勉强自己的样子。”
“不、我不是不想拍……是、是、”
“嗯,是什么?”
“抱歉。”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说抱歉?”
“你知道的,我……”

“彩彩,我很高兴看到你不断地突破和挑战自己,也许我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像你这么勇敢地迈出这一步,这是多么棒的事,你挑战了自己的不可能,我真的由衷为你高兴。我不知道你在道歉什么,如果你愿意做这份工作就马上给我带着你最棒的发自内心的开心的表情去做,不愿意做就马上拒绝那群强迫你做这份工作的混蛋。”

不可抗拒的宛如引导者的坚定口气,让电话那头的人微微呼出了一口气,就像是放下了什么包袱一样,电话那头的内田恢复了往常一样轻快的语气。
“好的,我会带着真心的笑容去工作的,谢谢你。”
“嗯,记得照片。”
“好,不会忘记的。”

挂断电话,南条盯着屏幕上「Apple mint」的封面好久,好久。

轻轻吐出一句:“笨蛋。”

她又何尝不知道内田在道歉什么。

当初半开玩笑半当真的“一生不穿泳装”“那南酱不穿不穿我也不穿”“就这么说定了。”“好,说定了。”这样的口头约定。

在听到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南条不是没有难过,但是她马上就释然了。
这样的约定不该成为内田的绊脚石。

她又何不知道温柔如内田,怕自己知道后因为约定被破坏而生气难过,所以才专门打电话过来道歉。

温柔如她,温柔如她。


“那么,接下来要去哪家店吃好吃的拉面呢。”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呢。








【后记】
这里是好久不见的我,其实之前就想写这个故事了,当时的构思和现在你们所看到的不太一样,不过最后还是写成了这样的一个小故事。
人物性格可能有崩坏请见谅。
故事也是我虚构的,和现实应该是有很大出入,所以还请大家务必不要当成真事,当个故事看看就好。

总之,很多人彩彩这次新写真的事都有自己不同的见解,有正面有负面。
就我个人而言,我们不能凭自己的臆想去随意推断别人的想法,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彩彩这次的挑战我觉得是很好的,大胆地去挑战自己原本的不可能,也让我们看到了不同一面的内田彩。

这件事也让我联想到了那个宣告自己一生都不穿泳装的某N条桑www所以就脑补出了这么一个有点小温暖的故事www依然是写得比较渣这么长时间文笔一点长进都没有也请各位不要太介意果咩。
以上,感谢各位观看,以后也会尝试其他不同cp或者是不同风的文。
那么,晚安,各位好梦。

注定背负的东西,注定要背负。

迄今为止我都觉得是我错了,不,我是真的错了,这个错就像是一个死结深深地在我心里埋着怎么解都解不开。
大概,是我不敢吧。
你在变得优秀。
而我只是固步自封。
我现在只希望我那该死的直觉是错的,是错的。

没有谁应该忘记,也没有谁必须忘记,你也并没有资格去指使别人忘记。
当然。
更没有人有义务去记起。

響き始めた その瞬間は
初めて君と 出逢ったあの日
少し交わした 些細な言葉
全部覚えてる
こんなに高く 眩く光る
君と僕が見上げる空に
いくつもの奇跡 羽ばたいている
---------------fripSideの『white bird』

写在南八后想说的话

很久没有写异性之间的这种小故事了,偶然间因为一张截图写了南八,看到有人喜欢很开心,也很开心看到有人给我留了言,怎么说呢,自己的文风也是大不如前,重新提笔还有很多需要磨炼的地方,就像现在脚上的茧子一样,每天用锉刀磨掉一层,总有一天会磨掉磨平(……这个比喻)
虽然现在只是有很少的人喜欢我的文,也有因为tag点进来看一看的人,但是只是这样我也很满足,这一点人也是努力下去的动力,谢谢你们。

睡前啰嗦(×

都怪你们最近在说南以后找对象的事,害我大晚上睡不着给南八写段子(其实是又刷了一遍横A的白鸟管不住手准备截一把美图的时候无意间暂停到了八叔看着南的这个镜头,瞬间就被闪到然后怀着一颗躁动的心有感而发了这个还请南其他cp向的客官们多多包涵高抬贵手不要打我我真的只是脑洞开大了【跪】(说了这么多交出图包吧(我拒绝

『我家歌姬很可爱(南八小甜文(不×』



white bird
在海边散步时偶然写下的曲子,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
如今,我正在横A偌大的场地里弹奏着这首歌结尾的华彩部分。



已经记不起来是第几次在live上弹到这里了,仿佛这已然成为一种惯例:我亲爱的主唱大人唱完前面的部分,后面的表演则留给我,这样也好给她腾出换下一套衣服的时间。

我这么想着,不自觉地回了一下头。
她正站在巨大的屏幕前专注地仰望着动画做出来的雪花,神情恍惚。

啊对了,这首歌结束了之后是不需要换衣服的。
尴尬地接着低下头演奏。



不知道是对这首歌有太多的感触还是刚才的小插曲,我突然开始思绪连篇。
从当初拜托她来当主唱到现在所发生过的事。

第一次登上ASL后那个不甘心得要哭出来最后忍住了拼命挤出微笑的那张脸。
拿到新曲子半开玩笑地吐槽这次key怎么又高了然后一头钻进录音棚录了一遍又一遍的专注和认真。
每次写好了新的歌词拿到我面前像个孩子一样得意又期待地等待我的表扬。
还有注视着大家的那双温柔又明亮的眼睛。
…………
一阵又一阵的回忆飘了过来。



手指还在键盘上舞动着,我却不知怎么的有点心不在焉起来,忍不住下意识又往身后偷偷看了一眼。
她侧着脸,抬起手,背后屏幕上的雪花一片又一片穿过她的手心。
像个安静的天使。
站在纷扬飘雪中的天使。
隐隐约约看到她略带着忧伤地微蹙着眉。



在彩排的时候因为不想要她结尾部分一直傻站着所以提出了“跟着音乐和屏幕做一点动作吧,抖抖腿什么的也好”的要求。
以为她真只是抖抖腿什么的。

结果这个丫头不止动作到位,连表情都有。

……
糟糕,这样太完美了不是吗。
突然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一时间呼吸有些不畅。

好在曲子快要结束了。

她慢慢地从台阶上走了下来,我的心脏仿佛也随着她走下来的节奏,扑通扑通,终于慢慢平复了下来。
我侧眼感受到了来自她那里的视线,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对着我笑了笑,那笑容颇为神秘。



后来当庆功会结束我再问起她这件事的时候,她居然捂着脸大叫着“什么都没有”跑开了,助演的真音酱和motsu桑一边一个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得特别诡异,一旁的“欧吉桑乐队”成员们一脸看好戏的奸笑表情撺掇着我赶紧跑上去问清楚啊,只剩下一脸懵逼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哦,忘了说了,我家的歌姬今天也很可爱,尤其是刚才捂脸跑开的那个样子,嗯,很可爱。